极速飞艇2破解版下载|极速飞艇有假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時評
日本的貿易雄心
2019-04-10 16:16:00

*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IGT(國際貿易研究)系列,2019年4月8日

Policy Brief No. 201902

本文已發表于半月談雜志,2019第七期

日本的貿易雄心

倪月菊

   近期,日本外貿可謂“雙喜臨門”。先是由其主導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于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標志著新一代最高水平經貿規則的誕生。緊接著,日本和歐盟的經濟伙伴關系協定(日歐EPA)于2019年2月1日生效,意味著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貿易區誕生。日本自由貿易區戰略成果豐碩,儼然成為自由貿易的“最大贏家”。

一、多層次、靈活的自由貿易戰略

   日本之所以能逆流而上,取得自由貿易的豐碩成果,得益于其多層次、靈活的自由貿易戰略。戰后日本經濟是在積極與海外諸國進行經濟交流中逐步發展起來的。半個多世紀以來,日本在“貿易立國”政策下,持續擴大開放,將商品、服務、資本和技術不斷融入經濟全球化之中。從二戰后至20世紀末,從關貿總協定(GATT)到世界貿易組織(WTO),日本一直是多邊貿易體制的積極擁護者和推動者,也是自由貿易的主要受益者之一。因此,在進入21世紀前,日本一直采取的是GATT/WTO“一邊倒”的自由貿易政策。

   21世紀初期,受WTO多邊貿易談判遲遲未果、區域和雙邊貿易自由化飛速發展、日本泡沫經濟破滅等多重因素的影響,日本的貿易政策出現了較大轉變,放松了對多邊貿易體制“唯一性”的堅守,開始實行以WTO多邊貿易體制為軸心,以自由貿易區(FTA)、經濟伙伴關系協定(EPA)等雙邊和區域自由貿易協議為補充的多層次、靈活的自由貿易戰略。目前,日本已簽署了17個雙邊和區域自由貿易協定。

   日本新時期自由貿易政策有兩大基本目標。一是在多邊貿易體制不足以實現全球貿易自由化的條件下,利用雙邊或區域協議易于達成的特點,實現日本在自由貿易體系中利益最大化的終極目標。因此,在WTO停滯不前的情況下,日本積極推進雙邊和區域貿易協定,特別是在推動“巨型FTA”上最為積極,呈現出相當的進取態勢。

   二是企圖通過主導FTA特別是“巨型FTA”的創建,引領21世紀國際經貿規則的重塑。日本首相在2019年新年答記者問時說,日本“將在保護主義疑念高懸的世界里,緊緊高舉自由貿易的旗幟,做新時代公正規則的制定者和領導者”。當然,這種自由貿易政策的背后,隱藏的是日本對WTO談判進展的失望和對沖,即一旦多邊貿易體制改革陷入僵局,日本仍可通過其在雙邊和區域自由貿易領域的“朋友圈”,維護其貿易市場和競爭優勢,局部實現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并主導“巨型FTA”規則的“高標準”方向。

二、日本已在區域合作層面占得戰略先機

   CPTPP和日歐EPA的達成,標志著日本已經在區域合作層面占得戰略先機,其意義和影響不容小覷。

   首先,WTO有被架空甚至被取代的風險。在日本看來,最理想的狀態是把有其參與乃至主導的“巨型FTA”連接起來,打造多國參與的“超級FTA”。目前,一些國家陸續表達了加入這些“巨型FTA”的意愿。在亞太地區,韓國、菲律賓、印度尼西亞、泰國等國表達了加入CPTTP的意愿,泰國還提出了明確的時間表,連英國政府也表示希望加入。隨著“超級FTA”影響力的擴大,或許會有更多的國家或地區參與進來,也不排除美國參與的可能性。屆時,這艘在WTO之外航行的“航母”可能架空甚至最終取代WTO,成為多邊自由貿易體制的新寵。

   其次,日本在全球治理和國際規則制定上占據了一定先機。在美國退出TPP、擱置“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協議(TTIP)”之時,日本取而代之,表明日本已經占據了一定的先機,為其后的相關談判加分不少,增加了其與美國進行雙邊談判的“籌碼”,也增加了日本在WTO多邊貿易體制改革中充當“黏合劑”的信心和勇氣。

   再次,CPTPP和日歐EPA為雙邊和區域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提供了高標準的參照模板。

   此外,高標準的國際規則有可能加固發達國家這塊鐵板。面對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的趕超,日本和歐盟等發達經濟體為了維護自身利益,必然更加強調“基于規則的自由貿易”。日美歐仍在同一陣營,在未來的全球經貿活動中,中國可能會面對來自日美歐等發達國家的共同壓力。

三、中國如何應對

   面對復雜多變的外部環境,中國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一方面要高舉自由貿易的大旗,積極支持WTO改革,與世界其他國家一道捍衛多邊體系,防止WTO被架空;另一方面要加快編織自己的自由貿易區網絡,不斷擴大“朋友圈”。

   首先,要密切跟蹤國際經貿規則的高標準演進趨勢,賦予自貿試驗區先行先試的更大自主權,以此為導向,倒逼自身改革,建立和系統推進與國際經貿規則相銜接的內部機制,以提高自身適應高標準國際經貿規則的能力。

   其次,要加快區域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步伐。除了加快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談判步伐外,還要加快區域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速度,研究加入CPTTP的利弊,全力推進中日韓FTA和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的談判。

   此外,要加強與日本在全球治理層面的合作。兩國應該加強在全球治理上的合作,共同反對貿易保護主義,推動國際貿易向著更自由、更公平的方向發展,造福全人類。

极速飞艇2破解版下载 时时彩助手52 上海时时五星走势图 河南省22选5最新开奖结果彩宝网 排列5历史中奖结果 五分赛车规律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 2019年60期20选5开奖结果 篮彩只买胜负 赌时时彩不可能赢 p26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