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2破解版下载|极速飞艇有假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時評
全球化將往何處去
2019-04-12 15:27:00

*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全球治理研究系列(GGP)

Policy Brief No. 201901

April 10, 2019

本文已發表于《光明日報》2019.1.20

全球化將往何處去

任琳

   世界經濟論壇2019年年會將于2019年1月22日至25日在瑞士舉行,全球110多個國家超過3000名政商學及其他各界代表和專家將出席論壇。本次論壇的核心主題是“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的全球結構”。該主題囊括了此次論壇舉辦的時代特點、問題與挑戰以及未來全球治理之策等具體內涵。簡言之,論壇將集中探討在人類歷史百年大變局發生之際,全球化將往何處去,世界各國又該如何應對。

   當今世界面臨諸多挑戰,經濟領域增長乏力、驅動不足;政治安全領域風險難料,網絡犯罪、恐怖主義等非傳統安全挑戰萌生,氣變治理等全球事務難以聚各國之力推進落實……特別是近期隨著保護主義思潮泛濫,貿易壁壘涌現,貿易戰陰霾籠罩,經濟全球化進程受挫。世界秩序似乎在一定程度上陷入混亂,以往人們逐漸適應的“地球村”——被全球化鏈接起來、基于多邊秩序有效運行且整體福利得以有效提高的全球治理架構,一時間陷入焦躁、不安乃至恐慌之中。

   全球化之所以面臨一個調適甚至重置的歷史關口具有主客觀兩方面的原因。基于不同的博弈者特性和利益攸關度,世界各國對全球化的利益、認知和決策偏好各有不同。對全球化有著不同訴求的各行為體彼此博弈,描繪出當下全球化的現實圖景。

   在新的“全球化4.0版本”形成之前,世界形勢將持續充滿不確定性,發生波動的潛在風險較大。因此,借助達沃斯論壇等全球治理平臺,聚集各國、各領域代表積極商討如何有效預判形勢、管控風險、凝聚共識、合作治理,其重要性毋庸置疑。

   客觀上,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帷幕正在拉開,它所帶來的技術進步將是塑造“全球化4.0版本”的重要因素。歷史上每一次工業革命的爆發,都給世界經濟與國際政治格局帶來深遠影響。

   首先,就世界經濟格局而言,每次工業革命之后,世界經濟都迎來了長周期的高速發展;隨著該次工業革命帶來技術進步的驅動力逐步減緩,新的工業革命又未曾到來,世界經濟的增速將呈現放緩態勢并“企盼”下一輪工業革命帶來新的增長動力。以往三次工業革命分別帶來了機械化生產、電力大生產和電子信息技術自動化生產,都極大促進了人類社會的財富增長。而第四次工業革命不僅會延續前三次工業革命對技術飛躍和經濟社會進步的拉動效應,還會給世界經濟帶來以往幾次工業革命都難以預想的速度、規模和深遠程度的變化。這些變化將驅動整個生產方式、交易方式、管理方式乃至全球經濟治理方式發生系統性轉變。

   其次,就國際政治格局而言,大國之間的博弈形式、博弈內容和博弈結果都將受到影響。從世界歷史角度看,技術進步曾多次帶來大國權力的轉移。國家強弱的決定因素是隨歷史發展而逐漸演變的。每一個歷史階段上率先掌握新技術,并將其轉化為生產性因素的國家將獲得大國博弈的勝利。例如,在遠古時代,誰

   率先發明了鐵質武器,誰的鎧甲堅硬、騎兵發達就會帶來軍事技術優勢。在當代,各個國家也正力爭搶占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戰略高地”。歐美發達國家相繼出臺了諸多新興產業的中長期戰略規劃,越來越多的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也都充分認識到抓住時代脈搏,緊跟潮流大勢的重要性,積極促進新興產業的長遠發展。因此,每次工業革命的發生都牽動著國際秩序的變遷,第四次工業革命再次將世界置于深刻變動之中。已有的全球治理架構必須適應這種變動,才可能持續有效地發揮作用,協調和規范各國行為,管理和維護世界秩序。

   主觀上,世界各大經濟體正在開始重新認識全球化。它們彼此互動博弈,試圖調試一個全新版本的全球化,更好地服務于自身利益并協調彼此利益。以往作為經濟全球化主要倡導者的發達經濟體一反常態,開始質疑乃至要求重置當下的經濟全球化格局,其中以美國的民粹主義思潮、經濟保守主義和接連退出全球多邊組織的舉措最為明顯。美國之所以質疑全球化,主要原因是看到其他國家得益于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收益與日俱增,而美國自身并未準備好如何與相對實力不斷上升的其他國家打交道——隨著這種認知失調不斷加劇,加之美國比較優勢的相對下降,它開始將問題歸咎于全球化。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國家長期以來一直是經濟全球化的重要參與者、受益者,同時也是多邊國際規則的重要遵守者、支持者和倡議者。它們也亟須對變動的局勢作出研判,在這個全球化的重塑期內,不僅要及時進行自我調適、適應新趨勢,也要積極參與到“全球化4.0版本”的塑造當中,一方面,在規則初創階段避免自身利益受損;另一方面,也為世界的發展、繁榮和穩定獻計獻策,貢獻力量。

   作為不同的利益攸關方,每個國家心目中都會有不同的全球化新版本,但是,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共同的愿景,一個具有包容性而非排他性的“全球化4.0版本”,如此才能集全球之力應對世界經濟的不確定性風險、各類非傳統安全問題以及氣候變化等對社會經濟發展乃至人類生存可能造成嚴重威脅的系統性全球問題。

   當下,單邊主義已經成為全球治理架構穩定有效的第一大威脅,戰略互信的缺失讓大國外交關系變得尤為脆弱,難以管控沖突,更不用說合作參與全球治理了。此外,全球治理架構的“碎片化”明顯,治理赤字具有進一步攀升的態勢,主要表現為多邊主義示弱、諸邊主義興起、保護主義思潮泛濫和以美國為代表的大國退出國際多邊組織等。

   綜上,既成的全球治理架構面臨嚴峻的挑戰,但零和的博弈思維并無益于各國利益的維護,只有凝聚共識、合作治理才能管控風險,有效地應對未來世界的不確定性。

例如,在人工智能等新興產業領域內,雖有競爭利益,但潛在的共同利益必然更大。有些國家擅長于基礎研發,有些國家更擅長將技術進步市場化,有些國家則有新技術產品有待投放的大市場。只有各國發揮自身優勢稟賦、取長補短、互通有無,才有利于人類共同福利的整體提高。相反,零和的競爭思維,刻意切割價值鏈和世界市場的“逆全球化”行為,并不符合經濟的基本規律。

   “合則立,分則敗”。如果沒有全球合作治理,全球公共產品供應不足,治理赤字將會持續增大。世界甚至可能陷入20世紀30年代出現的“金德爾伯格陷阱”:沒有世界領導者提供全球公共產品,沒有人愿意為維持世界經濟秩序支付治理成本,最終結果是治理赤字激化了潛在矛盾,造成世界經濟衰退、全球失序乃至爆發世界大戰。

從長期看,全球化必將在經歷調試期后回歸于秩序、規則、平和,但這個回歸可以是平緩的,也可以是經歷血淋淋的歷史教訓才能實現的。兩種路徑何去何從將取決于各國能否放下成見,求同存異,謀求全球合作治理。

   在當下的世界,我們需要又能夠塑造什么樣的全球治理架構,進而應對當今世界面臨的種種挑戰呢?回答這個問題將是各國代表、各行業精英和專家們齊聚此次達沃斯經濟論壇的重要使命之一。

极速飞艇2破解版下载 赛车pk10注册送38 时时走势图怎么分析 时时彩开奖结果与官方同步 北京快乐8大小预测网 北京体彩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天津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 华东15选5今晚开奖号码 新时时定位振幅走势 极速vnp官网 11选5昨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