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2破解版下载|极速飞艇有假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時評
“反社會主義”言論在美國政治話語中卷土重來
2019-04-13 00:10:00

本文發表于《世界知識》2019年7期

  “反社會主義”言論在美國政治話語中卷土重來

  肖河

  未來,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從“反社會主義”的角度對中國發起更進一步的意識形態挑戰,其目的可能既是為了國內的政治利益,也是要在國際上向中國施加更大壓力。如何應對美國“反社會主義”話語的外溢,應當引起我們的重視。

  特朗普重祭“反社會主義”話語

  2月5日,特朗普在美國國會發表年度國情咨文演講時,帶著“反社會主義”議題出鏡。當天,在宣揚了一番自己減稅修墻的政績之后,特朗普話鋒一轉總結道:“現在,就在美國,我們被警告在我們的國家出現了新的鼓吹社會主義的倡議。今晚,我們宣誓美國永遠不會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此言一出,共和黨議員們紛紛起立、掌聲雷動,而民主黨一翼則顯然慢了半拍,還有些議員始終坐著不動,拒絕為特朗普鼓掌——顯然,大部分更加激進的民主黨聽懂了特朗普暗示的社會主義者是誰。此前,特朗普已經攻擊過委內瑞拉的馬杜羅政府推行社會主義政策,不過大部分人還沒有想到這位總統會將“反社會主義”槍口轉往國內。

  以國情咨文為信號,特朗普政府和共和黨隨后掀起了一波“反社會主義”的造勢。2月11日,特朗普在得克薩斯州艾爾帕索出席一場共和黨競選集會時稱:“哪里有社會主義,哪里實行了社會主義,那里就開始出現貧窮、悲慘、迫害和絕望……而就是現在,這里就有些人試圖在美國實行社會主義。”特朗普繼而又一次高呼:“我可以再次向告訴你們,同時也是說給全世界聽,美國永遠不會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2月21日,在佛羅里達國際大學,面對委內瑞拉移民和逃亡者,特朗普不僅再次嚴厲批評了委總統馬杜羅,而且放言:“在我們的半球已經看到了整個社會主義的暮光……坦率地講,在世界許多地方,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日子已經屈指可數。不只是在委內瑞拉,在尼加拉瓜和古巴也同樣如此。”對特朗普而言,“反社會主義”話語看來是一種雜揉多重利益的越來越好用的工具,可以從國外說到國內,又從國內說到國外,攻擊對象也越來越廣泛。

  “反社會主義”話語在美國一直難收明顯成效

  作為長期以來的“頭號資本主義國家”,與歐陸各國相較而言,美國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運動的發展狀況一直不甚理想。在經歷了20世紀20年代的高峰之后,社會主義運動在美國從未成為一股有力的政治力量。雖然在美國統治精英的政治斗爭中,“社會主義”和“社會主義者”經常被相對保守的一派拿來攻擊相對開明的一派,但這種手法并沒有起到過多顯著的效果。上世紀30年代,富蘭克林·羅斯福在度過了“新政”的最初蜜月期后,被反復抨擊為在美國搞“社會主義”,但這并沒有妨礙他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地連續當了四任總統。在1950年的大選中,艾森豪威爾也試圖抹黑繼承羅斯福事業、進一步在國內推行“公平施政”的杜魯門,打出了“自由對決社會主義”的競選口號。當時,美國處在冷戰揭幕、朝鮮戰爭正酣的“尖峰時刻”,但民意調查顯示,64%的選民仍然認為艾森豪威爾提出的問題是個“假命題”。如果拉近歷史來看,奧巴馬是最新一位被攻擊為在美國搞“社會主義”的美國總統,因為他力促“讓富人多掏錢”的醫保改革。結果是,2012年奧巴馬頂住了保守派的攻擊,成功連選連任。在美國拿“社會主義”說事攻擊民主黨總統之所以效果不好,大概是因為這些具有進步主義色彩的領導人雖然確實在推動一些有利于社會公平和民眾福祉的政策,但確實夠不上真正的社會主義標準。

  不過,上述先例并沒有打消特朗普政府、本屆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和美國的保守派們操弄“反社會主義”話語、“抹紅”民主黨對手、為2020年總統大選奠定基調的計劃。實際上,早在2018年10月,白宮的經濟顧問委員會就發表了一份題為《社會主義的機會成本》的報告。該報告總共只有72頁,但144次提到了“社會主義”,將蘇聯、中國、古巴、委內瑞拉等國的經濟模式大肆批評了一番,就連一貫被人所羨慕的北歐國家高福利制度也沒放過。報告結尾強調,更具“進步主義”色彩的北歐國家生活水平比美國低15%,而如果美國效仿20世紀70年代北歐國家的民主社會主義政策,那么美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長期將下降19%。報告特別提到,單是民主黨人推崇的全民醫保方案一項,維持其龐大開支所需的新增稅收就將使美國的GDP下降9%。盡管報告寫得洋洋灑灑,頗多案例和數據,但由于過度“理論”和“遙遠”,在美國國內沒有得到多少重視和報道。因此,要想炒紅“反社會主義”這一議題,還得靠特朗普親自出馬。

  特朗普重祭“反社會主義”話語迄今為止掀起的最高潮是在2019年3月初為期三天的年度“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上。今年的右翼大集會在馬里蘭州的蓋洛德國家度假會議中心舉行,有9000人參加。特朗普和副總統彭斯等六名閣僚分別發表演講,對華“貿易戰”的重要推手納瓦羅也到場發言。特朗普緊抱美國國旗,狠狠表達了一番自己的“愛國情懷”,對社會主義和民主黨綱領的批評則更加變本加厲。他在會上留下頗多“金句”,例如“一個星期以前,國會中的100多名民主黨人已經簽署法案,對美國的醫保體系進行了社會主義收購”“如果讓社會主義者的進步運動暢行無阻,那就等于將美國憲法扔進了碎紙機”“我們相信的是美國夢,不是社會主義夢魘”“社會主義無關環境、無關正義、無關道德,它只關乎一樣東西,那就是統治階級的權力”,等等。彭斯則直斥民主黨在全民醫保和環保主義偽裝下,推行的是一套毫無作用的經濟理論,讓許多國家陷入貧困,也竊取了數百萬人的自由。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聲嘶力竭地說:“我不會無所作為地站在一邊,我不會任由事態惡化,我要讓它遭到挑戰,我要讓它遭遇爭論,我要讓它遭到反駁,我還要為它定下罪名。”如此一來,整個特朗普政府都積極跳進了“反社會主義”戰壕。單看美國保守派們的表演,似乎美國的資本主義體系已經岌岌可危,“保衛資本主義”已經刻不容緩。

  急速“激進化”的民主黨

  “反社會主義”話語在特朗普政府和美國右翼圈子里重新走紅不是偶然的,背后是美國民主黨的整體“激進化”。這一趨勢在伯尼·桑德斯和希拉里·克林頓最近的表現中就可看出。兩人都是民主黨在2016年大選的有力競爭者,當時相對主流、溫和的希拉里在黨內建制派支持下險勝桑德斯,成為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如今,大部分民主黨高層對當時的選擇頗為后悔,其中很多人甚至將希拉里稱為“一場災難”,認為她不夠堅持民主黨的價值觀、不能激發民眾的熱情,把美國輸給了“萬惡的特朗普”。一直公開宣稱自己是“民主社會黨人”的桑德斯已于2月19日通過佛蒙特州公共電臺宣布將參加2020年大選,同時公開了他的“三大核心社會公正議題”(推動全民醫保、減免學生債務、將聯邦最低工資水平提高到每小時15美元)。而在桑德斯之外,已有5名民主黨參議員宣布了參選意向,他們之中只有明尼蘇達州的埃米·克洛布徹不愿意立即推行全民醫保,但她也對這一概念表示了原則上的支持。就在不久前,全民醫保還是一個禁忌般的過于激進的議題。希拉里則已表示不會參加2020年大選。

  民主黨中比桑德斯更火的新秀是他曾經的競選助手、現年29歲的紐約州眾議員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特茲。這位女性在2018年的中期選舉中出人意料地擊敗了穩坐議員席位多年、未來有望接班佩洛西成為眾議院領袖的約瑟夫·克勞利,這對民主黨來說這無異于一場“人事革命”。當選后,奧卡西奧-科特茲公開言論中的“進步主義”色彩有增無減,不僅與網絡和科技巨頭亞馬遜就后者在紐約州的總部建設問題鏖戰了一番,而且伙同其他民主黨同僚提出了如今被共和黨猛烈抨擊的“綠色新政”理念和口號。“綠色新政”雄心勃勃、目標恢弘,主要內容包括:最少花費4.6萬億美元進行基礎設施建設;在美國所有建筑中推行先進節能技術升級;每個美國公民都擁有工作保障,工資能維持家庭開支;徹底用鐵路交通替代客機航班,大規模建造高速鐵路網,讓客運航空不再那么必要。顯然,“綠色新政”在財政支出規模上會大大超過全民醫保,其中每一條都將是天文數字,意味著空前高昂的稅收和史無前例的大政府,這在美國保守勢力看來就是“推行社會主義”。然而,在政治極化日益嚴重的美國,“社會主義”這樣的“重詞”不足以嚇退試圖獲取更高政治地位的民主黨人,盡管他們大多還不愿像桑德斯那樣公開給自己貼上“民主社會主義者”標簽,但其中的大多數都相繼舉起或接受了全民醫保和“綠色新政”旗幟。從目前狀況看,這兩大倡議必然是民主黨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的主推議題。

  “反社會主義”話語會外溢嗎

  民主黨的“激進化”和共和黨的“右翼化”是相輔相成的。特朗普政府堪稱二戰結束以來最右的政府,同其相比里根政府都可以稱得上是“自由派”。在“特朗普旋風”沖擊下,共和黨內的極右派和民粹主義者開始占據保守輿論主流,老派的保守主義者逐漸邊緣化。目睹特朗普在2018年的異軍突起,民主黨也認識到,要想問鼎總統寶座,就不能再推出希拉里·克林頓這樣“中立溫和”的候選人,而是要效仿對手,劍走偏鋒充分動員和爭取基本盤,更激進的理念和運動才是獲勝關鍵。通過桑德斯的表現,民主黨人也意識到“社會主義者”的標簽其實不可怕。事實上,美國年輕人對社會主義的看法正在悄然改變。民調顯示,2010年后,在18~29歲的年輕人中對“社會主義”持積極看法的比重一直穩定在50%左右,然后年齡每增長10歲,持積極看法的比重就降低約10%,而65歲以上的人群里只有不到1/3持積極看法。其中原因在于,對新一代美國人而言,社會主義這個概念并不與冷戰直接掛鉤,也不特指蘇聯式的共產主義,更多代表的是北歐的社會民主主義。隨著美國社會貧富分化的加劇,強調公正平等、照顧窮人利益的北歐模式自然會贏得更多好感,民主黨的進一步左轉也正是看到了這一點。因此,既然民主黨對“社會主義”欲拒還迎,那就無怪乎共和黨會用“反社會主義”話語來猛烈抨擊。

  雖然特朗普政府和共和黨重新大肆宣揚“反社會主義”話語是意在2020年大選,提前為此次選舉注入意識形態和公共政策對抗基調,但也應注意到“反社會主義”話語在美國的重新泛濫不乏外溢可能。也就是說,作為國內黨爭的工具,“反社會主義”話語同樣可能進一步外溢到對外政策中。現在,特朗普政府已經多次攻擊馬杜羅政府,試圖用“委內瑞拉的失敗”印證社會主義政策不利于經濟發展的判斷。不過,其對當前社會主義的攻擊主要還是集中在西半球,亦即美國的“后院”。但是在未來,也不能排除美國右翼會將這套話語利用在其它地區特別是對華政策中。在此次“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上,專門舉辦了應對全球共產主義復興的研討會,一批反華分子大肆攻擊中國正與美國展開“你死我活”的競爭,稱中國的復興將嚴重影響美國的生活方式,中國不僅自身的舉動更具威脅性,而且還是包括委內瑞拉、古巴在內的全球左翼政權的幕后支持者。

  截至目前,美國已經通過各種官方和非官方渠道攻擊過中國的國家制度特別是經濟體制,所用詞匯從“掠奪性經濟”“重商主義國家”到“國家資本主義”,不一而足。未來,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從“反社會主義”的角度對中國發起更進一步的意識形態挑戰,其目的可能既是為了國內的政治利益,也是要在國際上向中國施加更大壓力。如何應對美國“反社會主義”話語的外溢,應當引起我們的重視。

极速飞艇2破解版下载 彩票317选7走势图 22选5走势图表福建 内蒙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七星彩有什么软件 99预测网幸运28 幸运赛车智能走势图 开排列五奖直播 福建体彩现场直播室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 天津时时彩重复开奖